【堕】(12)【作者:fl7898256】   人妻小说 
字数:75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天堂向左,地狱在右

  一个古怪的肉球在我眼前晃动,肉球似乎是由一堆蠕虫构成疯狂的蠕动,引得我一阵恶心忍不住别过头去。

  「啊……」

  我突然听到隐约的人声,使我我忍不住回头去看,却不得所以。

  「啊……啊……啊……」

  那声音伴随着轻微的低喘,似乎有意引导我的目光是我锁定在一个点上。画面变的清晰起来,一条人腿突兀的裸露在肉球之外,一看就是女人的,而且还是美女。雪白修长,却又污秽不堪,一只纤细精致的玉足时而紧绷着高高翘起,时而缩成微型,在那古怪的肉球外抖动。

  那不是静的腿吗?正待我要仔细打量,一直长满毛的胳膊忽然出现,抓住纤足的脚腕将女人的腿粗暴的塞回肉球里。我这才看清楚,那哪里是蠕虫,分别是一群纠缠在一起的男人。男人们蠕动着,交换着体位,争先恐后的想向球体的中心靠近。伴随着越来越清晰的交欢之声,我的思维清晰起来。是静,我的妻子,她在里面!

  「静!」我大喊着,试图冲向那个肉球,可是我的躯体被绳索拴住,拉扯不动。然而我并不在乎,拼命的呐喊挣扎。我的挣扎终于引起了肉球的注意,一个高大粗壮的身影从肉球中抽身而出,不紧不慢的踱着步走到我的面前挡住我的视线。

  「你想加入我们吗?」男人模糊的声音像虫子一样爬进我的耳朵。周围响起嬉笑声,静的呻吟似乎弱了一些。

  「滚……」我刚要张嘴开骂,,一道冰凉的液体被灌进了我的嘴里,我本能的想呕吐,却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就掰住嘴,液体被强行咽了下去。我被呛到了,剧烈咳嗽中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地板上。冰凉的地板拉我回到了现实。原来那束缚我的绳索早就被解开了。

  「哈,毅,睡得还好吗?」斯本森皮笑肉不笑的开着玩笑,把我从地上又扶回椅子上。被绳索捆绑过的四肢有些缺血无力,没有他的帮忙我自己还真是一时半会站不起来。

  「静……你把静怎么样了!!!你……」我无暇顾及斯本森,只想知道妻子的安危。但是说出的话很快就噎住了,静就在我的眼前。

  我这才注意到我正处在一件宽敞豪华的卧室里,我的面前摆放着一张kingsize的大床,周围的一片狼藉。还未干水印和凌乱的衣物都在极力的向我诉说刚才发生的故事。而故事的女主角,我的妻子静,正以一个古怪的姿势仰面躺在床的正中间。她仰面朝天呼吸均匀,似乎睡得很沉,秀美的脸上挂满了疲惫,已经开始干涸但是依然粘稠的液体星星点点,把她的秀发丝缕分明的黏在脸上。她的双手相互握住,从双腿腿弯下穿过,将两腿高高的抱起,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只剩下一双高跟鞋护住一对玉足,之前高跟鞋里的浅黄精液顺流下来,最终这条精液河干涸在静光洁的小腿上,像两条不怀好意的毒舌,贪婪的纠缠着眼前的美肉。现在的静像极了一个风骚的成人片演员把自己的双腿抱起向镜头展示自己的肉穴,虽然静的肉屄弹性很好几乎能承受任何大小阴茎的抽插,但是刚刚与几根大阴茎激烈性交过的肉穴还是被撑开一个小洞,肥美的外阴有些充血肿胀的外翻着,把里面沟壑纵横的肉壁暴露出来,就像是一朵妖异的玫瑰般璀璨绽放。伴随着她的呼吸,美穴也随之均匀的收缩,黄白相间还泛着泡沫的液体慢慢的被肉屄挤出来,顺着紧实的双股流成一道小溪,淫靡而妖艳。然而仔细一看,却发现静的手腕上绑着一团丝袜,将两手紧紧的锁在一起,自己的双手构成一把锁紧紧的扣住自己的双腿,被逼迫着向不怀好意的男人们展现自己的美穴。

  「你要干什么!」我压低嗓门问斯本森,生怕吵醒正在熟睡的静。然而,我的双眼根本离不开眼前的美人妻,一股莫名其妙的邪火在舔舐我的心脏。

  斯本森没有答话,倒是笑眯眯的做到静的身旁,轻轻的抚摸着静饱受摧残的身体。静真是有肉便器淫奴体质,高强度几乎折磨的性交并没有摧毁她的身体,反而像被滋养了一般白里透红,身材更加凹凸有致。斯本森有意无意的轻扫过静的各处敏感带,即便是在睡梦中,也撩的她轻轻的呻吟。

  「别……别碰她……」我有些勉强的小声抗议,但是我心中泛起的浓浓醋意早已代替了愤怒,我感到有些奇怪自己的变化,但是已经无暇考虑原因。

  「毅,我一直忽略一件事情。」斯本森盯着我的眼睛,手上依然不老实的揩油,用食指轻轻挑拨静暴露在外的阴蒂,静轻哼了一声,加紧了一下双腿。
  「思前想后,我觉得你在整件事情中也乐在其中。」他轻笑道,「和我们一样。」

  「你!你胡说!」我想辩解,却底气不足。我紧盯着他正在玩弄静外阴的食指,添了下嘴唇,嘴里泛起一阵酸涩。

  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咯咯笑了一声,说道「我想邀请你也加入我们的游戏,我想这应该能加快静的奴化进程」,他的手上使了点力气,使劲按了一下充血的阴蒂,静在睡梦中啊了一声,全身紧锁着抽搐了一下,一股清澈的液体从肉屄中喷了出来,喷在我的身上,一股充满荷尔蒙的浓重骚气刺激着我的鼻腔,我狠狠咽了一下口水。

  斯本森开心的玩弄着手中的粘液,然后随意的用手指拨了拨静的嘴唇,静哼了一声,居然乖巧的张开了嘴把斯本森的手指晗了进去,开始用舌头清理他的手指。

  「看,每当她精神脆弱的时候,她就会完全暴露出自己的奴性,我想有你的帮忙,我们的静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的娼妇,怎么样?你想来肏静吗?和我们一起?」

  我咬紧嘴唇不敢开口,因为我居然想答应,我想肏她,千人摸万人骑的婊子骚货,心里骂道,幻想着自己狠肏静狠狠的玩弄她。我这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我开始失控。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心神,我强行从静的身上挪开视线,喘着粗气,每次喘气都感觉自己在喷火。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虚弱的问道。

  斯本森这才站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小瓶。「你反应还挺快,哈哈!意大利货,效果很强力,催情延时两不误,可惜不能经常用。很贵的。」他戏谑的挑起下巴点了点我的下体,顺着他的指引,我才注意到阴茎,不知何时它已经站了起来,颇有一股冲出来的感觉。

  「别这样,斯本森,我求求你不能这样……」我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用仅存的意识挣扎着向他求饶。

  「不,毅,你要肏静,像我们一样狠狠的肏你的老婆,现在就要!」斯本森不怀好意的慢慢后退,「放开点伙计,我们走了,不会有人打扰你们,别浪费了我的药。这样,你想象一下她不是你老婆,只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你需要泄泄火,好好享受吧!」

  我试图站起身来,却脚一软歪倒在床上。在慌乱中,我的手碰到了静的大腿,清凉而光滑,如大理石一般的触感如一击勾拳直接打飞了我仅存的意识。

  「不要!」,我想拉回自己可是无济于事。强烈的性欲已经支配了我。
  我颤抖着撕扯着我的衣服,快速的脱下裤子放出阴茎,龟头已经红的发紫,昂立的阴茎达到前所未有的硬度。我似乎听到笑声和关门声,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

  我粗暴的抓起静的双脚向下压,让她的肉穴暴露在我的龟头前,慌乱中戳了几次才自上而下狠狠的插了进去,睡梦中的静局促的叫了一声。

  太爽了!我忍不住低吼了一声,一阵清凉从阴茎上传来,对于快要被欲火吞噬的我,静此时是最好的解药。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下身传来的舒爽,而静的身体也起了反应,她并没有排斥进入她身体的异物,反而本能的开始配合。静的阴道一张一弛有节奏的收缩着,阴道壁上仿佛有无数只温柔的小舌在全方位的舔唆阴茎。然而更妙的还在后面,不知是姿势还是药的原因,我的龟头轻易的触碰到了阴道的尽头,静的子宫口先是一缩,然后立马热烈的迎了上来像一只吸盘一样紧紧贴在我的龟头上温柔而又热情的嘬住了我的龟头。我舒服的浑身一抖,大声呻吟了一声,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刚想抽出阴茎做个活塞运动,第一下居然没有抽动,阴茎深深的陷在静美妙的下体中。

  「Don’t……plz keep it in……ah……ah……don’t go……」忽然,依然昏睡中的静梦吟道。下身加大了力道,吸力更强了。

  「婊子!果然是个好婊子!今天我要肏死你这个荡妇!」我浑然不觉自己正在如此评价自己的妻子,邪火烧的更旺了。我岂能让一个婊子指挥我!我双手用力按住她的大腿,腰上用力一抽,我们性器结合之处发出「啵」的一声轻响,终于让我拔出了阴茎,顺带着甩出了不少混在这别人精液的爱液。静急促的呼吸着,不安的甩动着香臀向我的鸡巴挪了过来,脸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红。

  我深吸一口气,提枪再入,这次有了准备不再如此深入,按着九浅一深的节奏开始疯狂的抽插。在静开始越来越大的呻吟声中,我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腾出双手在静的身上游走,尤其是那对布满红印的雪乳,我不在像以往那样温柔的抚摸,而是像对待一个卑贱的妓女一样狠命的揉捏掐攥,让柔软的乳肉从我的指尖溢出来,就像斯本森他们对待静一样。这画面更加刺激了我的兽性,我嘴里中英文夹杂的吐着脏话,侮辱身下承受我冲击的静,每次抽插也更加大力。静始终闭着眼不知醒了没有,嘴上在不停的呻吟着,身体也在尽力配合我的节奏摇摆,只是手被绑住,动的不太利索罢了。对于我手上的大力揉捏,静似乎也并不讨厌,反而有些挺胸配合我的狼爪。

  「下贱!下贱!下贱!」我低吼道,手上换了动作,各揪住了一只乳头,一边旋转一边向上提。

  「疼!轻点……你……啊……啊……轻点……」静向上挺胸想要渐少乳头传来的痛楚,同时睁开眼睛向我投来不满的目光,然后她就愣在了那里,尽管我仍然在认真的玩弄她的乳头。

  目光刚开始是迷茫,她用力的眨着眼睛似乎想赶走眼前的幻觉,甚至闭了一会儿眼睛。待她再次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目光便成了疑惑,她默默的环视四周,低头看着我正在做的事情,最后难以置信的盯着我,仿佛盯着一个外星人。
  画面变得有些奇怪,我不知这种我边骂边肏,而静只是半张着嘴呆呆的看着我的场景维持了多久,只知道待我的腿有些跪的发麻的时候,静的嘴里才小心翼翼的吐出一个词。

  「老公?」

  已经被肉欲操纵的我正埋头舔唆婧的脖子,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所有男人都是你的老公,肏死你臭婊子,婊子,婊子……」

  静又陷入了沉默。

  「啊啊啊啊啊……」静突然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穿着高跟鞋的脚开始乱蹬,鞋跟在我的身上划出道道血痕。

  「毅!毅!我错了……啊……啊……我真的错了……放开我……」她哭喊到
  我沉默,现在我只是个下半身动物。

  「毅毅毅毅,你听我说……啊……疼……我是你老婆……毅……你怎么了……快放开我……啊啊啊……」静开始哭泣。

  「老公……啊……啊……我是静静啊……嗷……啊……我……是……你……妻子……」

  「放开我……你放开我……」

  「毅,听我解释……听我……听我……说……别……别捏我的乳头……疼……呜呜呜……老公……」

  我只是红着双眼,一边低沉的重复骂着婊子骚逼,一边控制住她的双腿狠肏,低头欣赏被鸡巴带出来的粉色嫩肉。静的爱液丝毫没有减少,反而阴道变得更加紧实润滑,每次抽插都给我带来深入灵魂的刺激。

  「老公老公,你……啊……啊啊啊啊啊……」静突然双腿一紧,大喊了一声,肉穴内喷出了好多淫水冲刷着我的龟头,我享受的在穴中待了一会儿,一拔出鸡巴,大量的淫水喷了出来,静居然被我干的潮喷了。

  趁我低头欣赏潮喷美穴的时候,静趁我不备狠狠的把我一脚踢下床。翻身想要爬起来,却被自己的手绊倒,面朝下倒在床上,但是仍然努力的先门口方向挪动。

  「毅救救我……老公……老公……救我……是斯本森……不是我……」
  「我错了……老公我错了……」

  「快跑……斯本森来了……救我……毅救我……」

  「我好怕……救我……」

  「是他们陷害我……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我错了……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原谅我……求求你了……原谅我……」

  静开始胡言乱语,我全然没有注意静的异常,反而被那一脚搞得怒火中烧。我爬上床,抓着丝袜结把静拉的拱起身来,背朝我撅起屁股。我用力揉捏着人妻的美臀,「好炮垫。」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静被这一巴掌抽的浑身一颤,发出妖冶的一声呻吟,突然没了声音,浑身打颤。当我的龟头开始摩擦她正在流汁的外阴时,她突然媚笑了一声。

  「讨厌~ 你怎么这么久都不进来嘛~ 人家都等急了。」静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扭头看着我,骚臀开始故意往我的鸡巴上蹭。

  我听话的把鸡巴塞进了静大敞的蜜穴之中,双手扶着翘起的丰臀开始肏屄。「啪啪啪」的声音异常的动听,静舒服而又放肆的呻吟着,她侧脸贴在床面,双膝顶在床上,两只高跟美脚高高翘起,兴奋的随着节奏摆动。

  「你的鸡巴好大。啊啊。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啊……」

  「好舒服……噢噢噢……好深呢……在大力一点……你……啊……你好棒……」

  「Spen……你的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啊啊……penetrate me……啊……my pussy……my pussy broken……好爽好爽……」

  静在我的身下淫叫着,双眼之中泛着狂乱的异彩,嘴巴微张着,任凭口水流在床上,完全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

  「啊啊啊啊……要到了……到顶了……射进去吧……啊……毅……我要给你生宝宝……Spen再快点……快点……啊啊啊啊……」快要到达高潮之时,静主动的弓起骚臀使劲撞向我的鸡巴,使我的每次冲击都直达花心,最终狂乱的达到第二次高潮。

  之后,静央求我揭开手上的绳子,说要伺候好我。在药的作用下,我也一直没有射的感觉,状态正佳,所以撕烂了那条丝袜。获得自由的静开心的欢呼了一声,她把我推倒骑在我的身上主动贴上来索吻。我们这一对法定夫妻在床上赤裸相对,却是两个完全陷入疯狂的灵魂在交配。

  亲吻一番之后,静盯着我,媚笑着向我的下体滑去。此时,她脸上的妆已经全花了,未干的眼泪,口水,汗水还有各种体液奇怪的混合在脸上,她却笑的非常开心,开心的有些让人发毛。她温顺的舔着我的鸡巴,一边吮吸我的龟头,一边自言自语。

  「你的鸡巴好棒哟……真的好持久……静静好喜欢……I love your dick so so so much……」

  「你比Spence的技术好多了,他只会用蛮力肏人家~ 唉,要是人家的老公也有你这样的大鸡巴就好了……」

  「哎?好奇怪,我在说什么,说什么?哈哈哈,谁是Spence?我老公又是谁?哈哈哈……」

  「你是我老公吗?哈哈哈,你就当我老公吧……老公……静静还想要,肏我好不好?」

  说完,她笑嘻嘻的跑下床,扶着椅背跪在一张转椅上,晃动着臀部,有些娇羞的对我说:「毅毅,你就像上次在办公室里欺负我那样肏我好不好?人家好喜欢那种羞耻的感觉。」

  现在的我那会管在哪里肏静,看着静摆好了姿势,当然立马冲了上去,也省去了前戏部分,扶着她的腰提枪就肏. 静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顺着我的节奏抖了几下美臀,却似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

  「Spence,你别……别这样……外面有人……有……有……啊……啊……啊啊……会被看见的……」,说完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把呻吟闷在喉咙里。
  静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淫水的量突然大增,虽然我肏起来畅快无比,却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阴茎总是从穴中滑出。在经历了几次滑出又扶进去的之后,最后一次没有对齐,一不小心滑进了静的菊花穴之中。温热紧致的直肠瞬间包裹在阴茎的周围,完全不同于肏屄的体验让我兽性大增,掰开静的臀瓣边肏边观赏被撑大的菊花穴。突来的刺激让原本沉浸在幻想中的静浑身抽搐了一下,脸色突然一变,惊慌之色一扫而空,变成楚楚可怜的痛苦之色。

  「Tommy哥,啊……啊……噢噢……啊……Tommy哥……你听我说……Tom…停下下……啊……好疼……Tommy…放过我好不好……那里……那里好疼……我用别的地方伺候你好不好?」

  「Tommy哥……啊啊啊啊……好好……哥哥……放过我好不好……我好辛苦……你们……噢噢……啊……你们人太多了……啊……」

  「让我休息一会儿吧……啊……你。你们还要啊……啊……好难过……好深呢……啊……啊……」

  ……

  之后的静一直陷在疯狂的呓语和幻想当中,我虽然被性欲所支配,但是却并没有丧失记忆,只是当时在催情药的作用下失去了思考能力。时候再回忆静的呓语时感觉后背阵阵发凉,如果那都是真的,静到底经历了多少可怕的事情?我枉为人夫,居然连枕边人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一天在疯狂中开始,又在疯狂中结束。斯本森的药实在可怕,我不知折磨了静多久,只记得最后射精的时候静瘫软在地毯上动弹不得,而我也在射完之后陷入昏睡之中。再次醒来是被酒店前台打来的电话吵醒的,说已经超过退房时间了,询问我要不要再续。我回头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房间和依然在地上昏睡的静,同意再续一天,我需要时间来打扫一切。

  挂了电话之后,静也醒了,她迅速的抓起床单包裹住自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缩到房间的一角。我轻轻的唤她的名字,她只是呆呆的看我一眼,然后又回去盯着自己的脚尖,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她的精神情况显然非常糟糕。我或许不是造成她现状的罪魁,却一定是压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悲伤久了就是麻木,或者是之前的疯狂也唤醒了我内心的恶魔,总之我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特别大的负面情绪,我甚至认为昨天强暴静的就是真实的我。

  我从楼下商店里买了些简单的女装,因为静的随身衣物基本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静依旧是对我的问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任由我摆弄。直到给她洗澡时,我才听清她一直在嘟囔的话。

  「毅不会原谅我,我是个婊子,毅不会原谅我,我是个婊子,毅不会原谅我,我是个婊子……」

  回去之后,我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第一次拜访之后医生给她开了一些抗抑郁的药。静只要吃过药就会陷入昏睡,醒来时就变的正常一些,能跟我基本的交流。只是但凡有身体接触,哪怕是我无意中碰了一下她的屁股,她也会出现那天一样的疯狂,陷入各种回忆中的场景向我索取做爱,而把她肏到高潮是结束这种疯狂的唯一方法,但是高潮之后的静又会出现自闭的反应。医生认为这样下去静有精神分裂的危险,于是采取了催眠治疗。但是静的抵抗异常强烈,稍微有深度的问题就会使她出现癫痫的症状。

  但是医生仍然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静说她做了一些坏事,她不认为你能接受得了。」医生对我说,「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但是我认为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医生就是你,你要让她知道你接受得了。」

  「可是她并不听我的话!」我焦急的回答。

  「注意我说的是让她知道。而不是告诉她。任何方式都可以。」医生向我解释。

  「任何方式?」,我有了些想法。

  「对。看来你有了些想法,你可以跟我说,也许我可以……」

  「不了,谢谢。我认为那应该是最好的方式。」,思考一番之后,我拒绝了医生的好意。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但是记住,你的机会应该只有一次,失败了她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医生写了一张处方给我,「这是一粒强效镇静剂,因为它有损伤神经的副作用,我只能给你一颗。记住,在你准备开始之前两小时服下。」
  谢过医生,我带着静走出医院。医生说得对,我才是那副解药。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一定要把静带回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